nwn

爱好挖坑不填,千万别跳坑,忠告,真真的。

《隔壁武当别麦麸了!》二

又名:精分武当实力追妻记

二麸:

十个云梦八个输出剩下两个吃瓜小号纯奶,但最经典的是,所有云梦一半奶爸。
   
    我暂时放下了手机cos着思考者,现在把这位假低调酱真低调君踢出结义队还来得及吗?
   
[队伍]逐水:你是在逗我吧,哈哈哈,现在的妹子都很会玩啊。

[队伍]低调小号:不,我是男的。

[队伍]低调小号:怎么,反悔了?

    是啊大兄弟,我反悔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一马吧!

    可就低调君这气场,我敢说吗?妥妥的不敢啊,我不是怂,我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队伍]逐水:哪里哪里,是男的更好啊!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了!

[队伍]低调小号:嗯,刷副本吧。

就这样子,我带着我人妖号的云梦大兄弟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副本生活。

呸!

这位低调君真乃是高冷神人,我兢兢业业的刷本活跃气氛,结果这大爷就说个“嗯”“好”“哦”。

好气哦,不过,经过我这长达一周的软磨硬泡,低调君和我终于可以愉悦(?)的聊天了。

[私聊]逐水:啊啊啊啊,低调啊低调,我又被那个混蛋武当吊打了!明明我和他修为不过差了两三百而已,他怎么就能吊打我!

[私聊]低调小号:你技术不好。

[私聊]逐水:微笑,低调啊,知不知道不可以说男人技术不好吗?!

[私聊]低调小号:那就是你蠢。

[私聊]逐水:友尽吧。

[私聊]低调小号:……

我之前说过自己常年盘旋在论剑前十,但其实,前十里我打不赢的也就那两三个,那为什么不是前五呢?

因为那个混蛋武当,他是第一,我和他真的是冤家路窄,我匹配论剑十把必定有两三把是他。
微笑.jpg

那个混蛋武当叫狄貂,和低调君的名字还真是像啊,啧啧啧,不过低调君可比他好多了。

[私聊]低调小号:七星。

[私聊]逐水:ojbk!

我迅速的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把低调君拉进了队伍,又拉了几个熟人。

[队伍]小男孩变大叔:哟!逐水你居然拉我们做电灯泡了。

[队伍]猫耳朵真好吃:啧啧啧,姐感觉已经吃饱了。

[队伍]低调小号:……

[队伍]逐水:你们几个老妖婆快住口!低调是男的!

[队伍]东华少会:男的!奶爸?!恭喜恭喜。

[队伍]猫耳朵真好吃:小水水终于弯了,恭喜恭喜。

[队伍]小男孩变大叔:我居然才知道逐水弯了,恭喜恭喜。

[队伍]逐水:我是直的!(╯‵□′)╯︵┻━┻

[队伍]低调小号:……

[队伍]低调小号:开七星。

[队伍]逐水:好好好。

[队伍]小男孩变大叔:……

低调君一发话,冷场特技触动,全场只有我能够免疫,hhh。

我利落的买好了道具开始探宝,怕又是萃石翠玉的大礼包。

[队伍]低调小号:抢高级吗?

[队伍]逐水:能抢就抢,佛系。

[队伍]小男孩变大叔:逐水你直接说自己非不在乎高级宝箱得了233

[队伍]逐水:人艰不拆啊叔!

[队伍]低调小号:没事,我欧。

[队伍]猫耳朵真好吃:哟哟哟

[队伍]东华少会:啧啧啧

[队伍]小男孩变大叔:嘿嘿嘿

[队伍]逐水:低调啊,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啊啊啊喜极而泣

[队伍]低调小号:嗯

    说真的,如果低调君是个妹子,我,逐水,分分钟收了他啊!
————————
注:因为我懒得改低调的修为了,所以把整体修为下调。
逐水(华):万二
低调(云):九千八
大叔(暗,女):万修
猫耳朵(云,女):万修
东华(少,男):九千七
狄貂(武):万二
















《隔壁武当别麦麸了!》一

又名:精分武当实力追妻记

一麸:

我是一个钢铁直男,喜欢软妹喜欢游戏二次元,现在最喜欢玩的就是手游楚留香,当我从游戏海洋中匆匆走过时,是它凭借着美丽的奶妈云梦留住了我。

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整个游戏里最酷炫的角色“华山”,为了实现坐拥万千妹子的梦想而努力着。

我氪着金,爆着肝,掉着头发终于成为服务器里高居排行榜的大神人物,现在,该是召唤第一个妹子的时候了!

[世界]逐水:大家好,我叫逐水,一名无比帅气的华山,虽然有点穷,但我常年盘踞论剑排行榜前十,现招绑奶

[世界]鲈鱼塔:现在华山都要找绑奶了,可是你们要卖艺养小姐姐吗?

[世界]小男孩变大叔:逐水啊,看清事实,找富婆绑奶不如高富帅武当。

[世界]迷妹冷淡:吃瓜云梦表示,大佬你要多少修绑奶啊?低修会躺的咋样。

[世界]逐水: 我,钢铁直男!ps:只要是温柔可爱暖人的云梦小姐姐,我不介意养成。

[世界]闷声魔仙:来来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世界]低调小号:逐水,组我。

[世界]小男孩变大叔:woc,还真有云梦小姐姐看上傻蛋逐水了?

逐水盯着世界频道里这位满级九千修云梦“低调小号”发出的话暗搓搓的发过去组队申请。

我,逐水,二十二岁直男,即将有第一位绑奶妹子了。

兴奋.jpg

[队伍]低调小号:逐水对吧,你对绑奶的要求说一下吧。

[队伍]逐水:咳咳,emmm,每天能固定时间一起刷副本,登剑阁会武之类的可以陪我打就行。

[队伍]低调小号:好,时间说一下。

[队伍]逐水:晚上四五点就行,怎么称呼?

[队伍]低调小号:叫我低调就好。

[队伍]逐水:好的!低调酱~

[队伍]低调小号:……

[队伍]逐水:低调酱你奶大吗?不大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开盾!

[队伍]低调小号:纯奶,攒钱买疗伤四海。

[队伍]逐水:纯奶好啊,现在十个云梦八个输出一个吃瓜,纯奶都是稀有物种啊

[队伍]低调小号:嗯。

[队伍]逐水:低调酱咱们结义去吧!

[队伍]低调小号:好。

我一边向结义npc前进,一边忧伤的感慨低调酱贼鸡儿冷淡,难道是因为我没有华丽的外观,酷炫的坐骑,耀眼的称号吗?

不行,我得变得更有魅力。ps:之前的我也是魅力爆表的,只是低调酱要求太高而已!

我看了看自己的元宝数量,少是少了点,但也能买得起外观坐骑了。

就是离我的金色秘籍越来越远了,哎,为了老婆,秘籍又算什么呢!

就在我暗搓搓构想怎样提升自己魅力时,我们已经到了npc面前。

做了一大堆任务,我终于看见我帅气的华山头像和低调酱美丽的云梦头像挂在了同一个结义栏,简直要喜极而泣了啊有没有。

之后,低调酱碎了我的梦。

[队伍]低调小号:哦,对了,我是男的。

     嘎?

【凹凸雷安】《潜寻》三


小小的安迷修皮肤被泡得发白,身上还有着瘀伤。气喘吁吁的躺在沙滩上,活像一个水鬼。

可那对夫妇除了刚开始被吓到外,对安迷修就是各种关怀。也许是安迷修走了好运,这对夫妇没有孩子,也一直渴望着有一个孩子,当看到安迷修可怜兮兮的说出自己的身世时,这对夫妇就决定收养这个可怜的孩子。

这对夫妇自从收养了安迷修也未曾有孩子,夫妇并不在意,反而越发把安迷修当成亲生孩子来养的。

安迷修拥有了快乐和幸福的童年,可好日子不长。

安迷修18岁成年的时候,身为小富豪的夫妇决定带他出海游玩。命运总是这般捉弄人,夫妇选择的,正是安迷修当初遇到人鱼的那片海域。

安迷修不记得那场灾难究竟是在哪个海,自然就无法提醒夫妇,不要选择这片海域。

午夜时分,船艇上的人都在欢度着安迷修的成人。一群生活在大海中的客人,也来了。只不过他们的目标,不是这场生日聚会,而是这个聚会的参与者。

依然是优美动听的歌曲,船艇上,除了安迷修的所有人,都被迷住了。

恶魔爬上了船,他们美好的面容是如此的邪恶,它们尖利的牙齿咬破了客人们的颈部。一切都像当年一样,血红色的彼岸花再次盛开。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他都清醒着,成年的他不再像小时候一样无力。他勇敢的冲到了那只人鱼的面前,拳头带着风袭击过去。

雷狮笑了,他躲过这个在他眼中慢镜头一样的一击,他的好奇心彻底被勾起来了。

雷狮像一只猫逗弄着一只老鼠一样,看着老鼠向他发起进攻,却从来只躲避不还手,看着老鼠上蹿下跳失去力量,再将老鼠咬死。

安米修气喘吁吁的撑着腿,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雷狮,他很无力,没有反抗的能力也没有拯救的能力,养父母只能不甘的死去。

“喂,人类,你是怎么躲过人鱼的歌声的?”雷狮好奇的走向安迷修,手挑起安迷修的下巴,玩味的看着他眼中的恨。

“呵,行啊,我告诉你。”安迷修轻笑一声,甩开雷狮的手靠近雷狮的耳畔轻轻说,“去死吧!”

“铛”

一把匕首被打落在甲板上,吸引了所有人鱼的注意。

安迷修的手腕被雷狮紧紧的抓住,雷狮听到他轻轻抽气的声音,慢悠悠的说:“小家伙,你可真的不乖。”

尖利的獠牙抵在安迷修的脖颈,对着大动脉狠狠的咬进去,雷狮很久没有尝过人的味道了,但并不妨碍他发现安迷修的不对。

雷狮猛然推开安迷修,满脸的震惊,却又有了然。

“原来如此,难怪你不受人鱼之歌的影响。记住,我的名字是雷狮。”雷狮眯了眯眼,挥挥手招来一个红尾人鱼便转身离开。

在安迷修杀人鱼的视线下,红尾人鱼一把将他抓起丢向大海。

又一次被扔向大海的安迷修发誓,他一定要杀了雷狮,杀了这群该死的人鱼!

从回忆里抽身的安迷修看向一脸迷茫的雷狮,自嘲的笑了笑,自以为是的把对方当做仇人,却不成想对方根本不记得自己。

“我就是那个被你咬了一口,就又被你扔回海里的人。”

雷狮思索了一阵才恍然大悟,不由得细细打量了一下安迷修,确实是很像当年那个小家伙。

——未完待续——
我终于记起来还有坑要填。。。。就算没人看也得填坑_(´ཀ`」 ∠)__
因为想写短篇,所以故事节奏很快,应该再有一两章就写完了。
嗯,就是这么快。

【凹凸雷安】《潜寻》二

第一章指路:
http://nwnjiu.lofter.com/post/1f54e426_12c314ed
————————
安迷修打开门,脸上的冷峻化为温和的笑,惊慌的他们被笑容安抚下来。

“安迷修先生,发生了什么?”船长,凯文和罗伊让开,让安迷修走了出来。

安迷修轻轻摇了摇头:“凯文,去把水箱打开吧。”

听到安迷修的话,凯文的脸瞬间扭曲,惊叫出来:“是,是人鱼?”

“应该是的,船长罗伊和在下一起去吧。”

安迷修率先走出船舱。蓝的发黑的发,淡黑色的尾,那是一只很帅的雄性人鱼,但和安迷修记忆里,却有些不同,它的尾巴以前是乌黑的,鳞片也不像现在这样毫无光泽。

安迷修把他扔到水箱里时他仍在昏迷。

“安迷修先生,这人鱼您准备怎么办?”

“回航。”

“好的。”

“先生们先回去吧,在下在这里看着就好了。”

船长沉默的把呆愣的凯文拉走,罗伊跟在后面,突然转身:“安迷修先生……”

“走啦,罗伊。”船长打断了罗伊的话,空着的手拉着他一起出去。

“咔。”

门关上了,整个水箱房只有墙壁上的电灯发出昏黄的光,人鱼闭着眼,趴倒在箱底。

安迷修从衣兜里掏出烟来,他不会抽烟,以前只是为了让女生觉得帅,成熟才带在身上。

他不点着,就拿在手里把玩。又一次相见,本以为会刻骨铭心的恨,但心底却是前所未有的冷静。

没有了亲人,对人鱼的恨是他最后的念想,可现在,他却没有觉得恨,反而隐隐的感觉到亲近。

这种感觉就像安迷修为什么能多次从海中活下来一样,充满了迷。

而人鱼相貌的变化,也让安迷修困惑,几年前那人鱼状态虽不如以前,但也不可能沦落到这个地步。

“咚!”

巨大敲打的声音打断了安迷修的思考,他追着声音望过去,昏迷的人鱼已经醒了,愤怒的他锤打着水箱。

表现的很白痴,很没有智慧,只知道乱挥手臂。如果他没有连续捶打一个位置,导致钢化玻璃出现裂缝,安迷修可能真的以为这个人鱼傻了。

他拿起一旁的麻醉枪,叹了口气,向水中的人鱼射麻醉弹,有些难度啊,安迷修顺着水箱的小梯子到了水箱顶,打开一个小小的缝,精准的瞄准人鱼,但却没有打中。

安迷修也没想要打中他,毕竟之前能打中是因为偷袭。

人鱼的脸上闪过不耐烦,尾巴猛地拍向玻璃的裂缝,好了,水箱是彻底报废了 。所幸水箱不大,水涌出来后,安迷修亲自挑选的排水装置尽职尽责。

“啧,人类,谈谈?”人鱼从水箱里跑出来,即使是仰视,也给人一种他在俯视的感觉。

“谈?你手上有在下家人的命,有什么可谈的?”安迷修冷静的跳了下来,水打湿了他的鞋,寒冷顺着脚向上爬,“不过,没想到你已经把人话说的这么顺了,那为什么不有点人性呢?”

“人性?你跟我一只人鱼谈人性?”人鱼不屑的注视着安迷修,傲慢自大,和以前一模一样。

“那谁刚才还想跟在下谈来着?”嘲讽,谁不会呢。

“哼,人类,你是为了复仇?”

“嗯,算吧,但其实你还对在下有恩,而且是先有恩后有仇”

“哦?你是?”

“安迷修。雷狮,好久不见,虽然不见得你记得在下。”

安迷修被扔到海里后,并没有死,反而是学会了游泳,游了几天,到了一个富饶的小城市,爬上岸时,把在海边旅游的夫妇给吓到了。

“天啊!是孩子!”妇人虽被吓到了,但看到是孩子,又急冲冲靠了过去。

————未完待续————
讲真,我好像。。。。写成了。。。安雷qwq
中考将近,这还是以前写的。。。。。

【凹凸雷安】《潜寻》一

“咚咚。”

“来啦来啦。”船长打开门,看到温柔笑着的他,“安迷修先生,您这是准备去探险啦?”

安迷修拎着潜水服,站在船长面前:“嗯,今天天气十分适合。”

安迷修是一名冒险者,他用几年的积蓄买下这艘船和潜水装备,一个船长和两个水手陪着他探索了两年大海。

安迷修换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瓶。

水手罗伊和凯文为他绑上安全绳索,船长则是观察着水里的情况。

今天阳光并不毒辣,水是冰凉的。

安迷修摔入水中,寒冷包裹住他。适应了一会儿,他才向下潜。

海里的景象并不像那些经过处理的影视照片一样光彩绚烂,在潜水镜后看到的是绿荧光和黑。

但安迷修并不会感到失望,对他来说,海里的景色都是神秘而美丽的。

人类自身并不能下潜到深海,甚至350米的压强都无法忍受。浅海里的鱼群很多,但他们都远远的绕开了安迷修,只有几个诞生没有多久的小鱼游得慢一些,安迷修近一些。

一个黑色的身影在安迷修的世界里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鱼群乱成一锅粥,四散奔逃。

安迷修知道有东西来了,他迅速使劲拉了一下安全绳索,并准备向上游,但他现在下潜的深度,并不能让他快速的游,而这时,一个冰凉的物体,抓住了他的手。

他猛的向后踢出一条腿,但海里的他速度完全比不上身后的人鱼。

是的,人鱼。

那种存在于美好童话里的精灵,正用一双冰冷的眼观察着安迷修,强有力的鱼尾,刚刚不仅躲开了安迷修的腿,还顺利的缠住了他。

安迷修看着人鱼的眼,他知道他要找的神秘,已经找到了。

一股拉力从安迷修腰部传来,他迅速拍掉人鱼的爪,虚晃一下,便努力向上逃去。

人鱼冷冷的督了一眼上方,转身离去。

安迷修顺利的逃回了船上,但却感到遗憾,罗伊和凯文早就准备好了麻醉枪等抓捕工具,只是可惜这只人鱼还是像以前一样聪明。

安迷修小时后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家里穷的掀不开锅了,只能把安迷修卖给了奴隶贩。

五六岁的安迷修被装上船,要被卖到一个很大的城市里,五六岁的小男孩能卖给谁呢?无非就是有些特殊嗜好的大人物,所以安迷修被洗刷干净,关在了一个还不算太差的屋子里。

之后安迷修便看到了那一幕。

一个深夜,悠扬婉转的歌声从远处传来,惊醒了安迷修,小小的安迷修爬到窗前,悄悄地向外望去,一个个美丽的人鱼爬上了船,嗡动着红艳的唇,哼着夺人心魂的曲。

船舱里的人都神志恍惚的走了出来,人鱼的双爪环住了他们的脖子,热情的贴了上去,用尖利的牙齿,撕扯着他们的身体。

血喷洒成妖娆的彼岸花,溅到安米修的窗上。

安迷修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惊叫出声。

甲板上举办起了人鱼的狂欢盛宴,商船上上下下百来余人,除安迷修和被关着的奴隶,都被人鱼们诱引到了船板上吞吃。

安迷修呆滞的看着,他突然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人鱼,那人鱼并没有加入狂欢,甚至他站着的地方,都没有一滴鲜血。

他似乎感受到了安迷修的目光,转过头看向安迷修,紫色的眼睛闪过冷光。安迷修在他看过来的瞬间就缩回了头,可惜,他的身影已经被人鱼发现了。

玻璃上贴上了一只人鱼的爪,“咔”,窗碎了。

人鱼俯视着缩起来的安迷修,伸手拎他出来。安迷修下意识的挣扎了起来,可人鱼的力气太大了,挣扎,对人鱼来说就是蜉蝣撼树。

“*=¥?”奇异的语言从人鱼口中吐出。

安迷修并没有听懂他说了什么,继续挣扎。

人鱼皱了皱眉,抓住安迷修的腿:“¥#?”

“放开我!怪物!放开我!”阿米修被抓住双腿,仍不甘心的用手去抓人鱼的手臂。

“啧。”人鱼不耐烦的安迷修摔了出去,“#&&¥€£ξεðʌΨΡ”

“ζδ。”一只红尾人鱼回应了一句,快速爬到安迷修身旁,把他扛了起来,扔到了海里。

“哇啊!”安迷修被扔到了水里,发出一声尖叫,便没了声息。

“呃。”安迷修悠悠的醒来,窗外的淡淡的月光穿过窗户,洒在了床上,“好不容易这些年没有做这个梦了,没想到一看到他,居然又做这个梦。”

月光是柔和的,又带着彻骨的寒冷,像极了那一夜,被血染红的那一夜。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向窗外望去,一个人鱼,爬上了船。

安迷修冷静的拿起了床边的麻醉枪,人鱼一点点的向安迷修窗户爬来。

蓝到发黑的发反射着月光,银黑色的尾巴带着肃杀的气息。

安迷修一点点的把窗户拉上去,尽量让窗户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微小的开窗声还是惊动了人鱼,人鱼猛的抬起头来,却没成想安迷修已经架好了麻醉枪,向他开了两枪。

“砰!砰!”

安迷修的枪法很好,两枪都成功的打中了人鱼,他冷冷的看着人鱼软趴趴的倒下。

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伴着猛烈的敲门声。安迷修知道,罗伊凯文还有船长都过来了。

——未完待续——
是的,我又挖坑了,目测很短,大概不坑,少暗的那个,待我打出来就更新。
这篇其实是生贺,给安迷修的,我吹爆安迷修,真的,吹爆。
要在生日那天写完,任务艰难QAQ我习惯了挖坑不填,习惯了拖更,不知道男神能不能打醒我,实在更不完,我还有备用的生贺短篇●v●
hhhhhhh
这么一想,坑了也没关系是不是*罒▽罒*
正文1779字

云all小段子

①云暗(百合)
暗香今天去做了暗杀任务,而这次任务目标有些棘手,受了不少伤。

她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准备处理伤口。推开门,却突然听到一阵铃声,暗香抬起头,望到了淡淡的灯光和端坐的女子。

一身水蓝,手中持灯,那是医者圣心的云梦。

云梦微笑看着暗香,看着她缓慢瞌上眼。

云梦上前,将暗香拉入怀中,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到床上。

云梦撩开暗香的衣衫,看到她腹部数寸长的伤口不断渗血,无奈又怜惜的说:“你怎么这么笨啊,总是受伤,不知道我会心疼吗?”

待到暗香转醒,腹部的伤口已经上药包扎好了,而云梦却已经走了。

暗香笑着摸了摸包扎好的伤口,喃喃道:“不枉我受了这么多次伤,终于,见到你了。”

②云华(百合)
金陵的街头十分热闹,叫卖的商贩中杂着卖艺的华山。

云梦坐在酒馆的雅间里,看着下面那吹箫的华山女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堂堂华山弟子,竟是卖艺小能手吗?”

云梦留下几两银子,便离开了酒馆,站在了华山的面前,笑着看她吹箫。

一曲罢了,云梦掷了一锭银子。银子撞到铜钱,发出清脆的声音。

华山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扬起笑脸,看着云梦。

“不愧是云梦的姑娘,出手就是阔绰,不知道姑娘还想听什么曲?”

“我不听曲。”

“那姑娘想看舞剑?”

“不。”

“磨剑?”

“呵呵~”云梦听到‘磨剑’,不禁轻笑出声,“你卖不卖身?”

“诶?”本来听到云梦没有拒绝,准备拿磨石出来的华山一僵。

“卖吗?我买。”

“我我我,我可是很贵的!而且我还欠了好多债呢!”

“我还的起,卖吗?”

“卖!”

③云少
云梦坐在大佛像的肩膀上,晃荡着白嫩的长腿。

少林皱着眉,对云梦喊道:“施主可否离开我寺佛像?”

云梦俯视着少林,勾了勾唇:“如果我说不呢?”

少林握紧了禅杖:“那就请施主莫怪了。”

少林猛的挥出禅杖,将云梦从佛像上拉了下来。

可云梦却张开双手,不做任何缓冲,像蝶一样落了下来。

少林心中一惊,快步上前运起轻功,在空中抱住云梦,缓缓落下。

云梦双手环在少林的肩上,脸埋进他的胸膛,闷闷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少林耳中。

“秃驴,我抓到你了,你是我的了。”

—有梗再续—

云武其实写了,但时间不够了,就先放这几个吧*罒▽罒*


《渡安》(缘更,楚留香,少暗)

  楔子:
        中原的街头总是有叫卖的商人,来往的江湖人却未曾注意过。
        小小的笼子里蜷缩着一个脏兮兮的孩子,铁笼的栅栏上新鲜的血是他的,暗沉的血是上一个孩子的。
        小巷里昏沉的光线,周围一个个孩子被拖走的声音,唔咽呻吟哭泣。
        没有希望,只有绝望。
        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自己来自哪里,唯一能关注的就是哪一天自己会死去,毕竟他看不到光。
        “喂,秃驴,把小可爱给我!”
        “叶施主,请您自重。”
        街上吵闹的声音传入小巷,他转了转眼,小巷入口那个误入的孩子逆着光,看不清面貌。
        那个小孩看到他怔了一下,就快步走向他。
        他盯着小孩光溜溜的头,‘啊,原来是个小和尚,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地方吧。’
        “小施主,你怎么被关着?”小和尚伸手拽了拽笼子上的锁,很是困惑。
        他微微张开了口,长久没有振动的声带,在这一刻罢了工。
        “你别怕,我去叫师叔救你。”小和尚把小手伸到笼子里,摸了摸他的头,就跑出了小巷。
        他望着那消失的光芒,声音终于发了出来:“你…别…走…”走了,你就不会回来了。
        他的眼神逐渐黯淡了下来,果然不会回来了吗?
        “圆意师叔,就是在这里。”
        小和尚拉着一个大和尚走进小巷,后面还有一个拎着灯笼的女子。
        他眼中的光又燃了起来。
        “阿弥陀佛。”大和尚举起手中的佛珠,念叨了一下。
        “圆意师叔,我们可以救他吗?”小和尚拉了一下圆意的僧衣。
        “啧,小渡生,不用跟着秃驴废话,姐姐我帮你。”说罢,女子抡起手中的灯,在锁上敲了一下。
        “叮”锁碎落在地。
        “谢谢叶施主!”渡生对叶青诀拱了拱手,道了一声谢,便急忙拉开笼门,小心翼翼的拉住了他的手。
        他顺着渡生那双小手的劲,慢慢爬了出来。
        渡生把站不住的他揽在怀里,带到叶青诀面前:“叶施主,可以请您为他治疗吗?”
        “当然可以。”叶青诀想把他从渡生的怀里接过来,却没想到他抱住渡生,死活不撒手。
        叶青诀也不敢用力气,害怕把他的伤口挣开,只得微微叹气,准备用灯令他入睡。
        但叶青诀突然站起,把灯持起:“来了就别藏着,人,我们肯定是要带走。”
        渡生察觉到怀中的他身体突然僵硬,心中微微抽痛,不由得抱紧了他,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
        院落的中走出几个黑衣人,手上持刀。
        叶青诀勾起唇,从灯柄处抽出一包药粉,扔给圆意:“秃驴,带着小渡生回客栈。”
        圆意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就被叶青诀打断。
        “我们云梦弟子可不是需要保护的弱女子。”
        叶青诀很骄傲,这是她身为云梦弟子的自信。
        圆意犹豫了一下,还是拉起渡生的手转身离去。
        “叶施主,我们在客栈等你。”
        可惜,这一次,叶青诀没有回应。
        黄昏,黑夜,再到黎明,圆意在客栈没有等到叶青诀,寻过了,却是寻不到了,那里只有黑衣人的尸体,再多的就没有了。
        叶青诀像烟一样散了。
        第二日圆意带着渡生和那个孩子回了少林寺。
        那个孩子被主持送到了暗香,说是比少林更适合他。
        渡生之后也只是见过他一面,他的脸上还带着易容面具,对他的模样终究是停留在最初给他洗净脸后的惊艳。
        而圆意终日守在寺门,想要望到一个人,那个人可以拎着灯向他飞来,再骂他一句“秃驴”。

——————————————————
hhhh我又开始挖坑啦,短篇……吧?
楔子是埋了主线和讲了一下秃驴和小暗香的相识。
叶青诀究竟是干嘛了呢?●v●反正没死,我云梦的小姐姐不可以狗带。


安莉洁小姐生日快乐(ฅ>ω<*ฅ)
举起冷热流来个旋转为你打call♡♥♡♥♡♥

《师姐?不,是媳妇》(楚留香,暗云)

     今天的夫子庙依旧是十分的热闹,来往的人骑着高头大马,停留的人两两一起传功。当然三个人的也有,例如安家师门。
     云梦师姐站在街旁,默默的看着自家的师尊给新来的师妹传功。
     师妹是个刚入江湖的小暗香,据师尊说:“这孩子什么都不懂~超好拐●v●”
     对,是拐。
    云梦师姐很头疼的看着这对正在传功的师徒,#师尊极度爱好拐骗儿童怎么办?在线等,急!#
     “师姐(ฅ>ω<*ฅ)你怎么不说话啊?”小小的暗香抬起头看着伫立在旁的师姐。
     “在想你以后怎么办。”师姐看着小暗香纯良的眼睛,心抽搐了一下,这么可爱的娃,可惜了。
     “徒徒~”传完功的师尊默默站起身,揽住了师姐的肩,“你知道师父很忙的对吧。”
     “不知道!谢谢!”师姐听到师尊荡漾的语调就知道一定没有好事,急忙开始拒绝。
      “别介呀~我就是想让你先带带你师妹●v●”师尊仗着自己修为高将师姐死死拦住,“你师妹很需要人呵护的~她就交给你了(ฅ>ω<*ฅ)”
      师姐听完这句话就感觉身上一轻,周围已经找不到师尊的身影了,被留下的,还有一个小暗香师妹。
      “师姐QAQ师尊是不要我了吗?”小小的师妹拉住师姐的袖子,大大的眼睛里盈满了泪。
      系统,她犯规啊,怎么可以这么萌!
      师妹的泪水触动了师姐的心,这样萌的师妹,师父不要我要!
       “没事,师姐带你闯荡江湖!(。ì _ í。)”师姐拉起师妹的小手,满身豪气的向车夫走去,所以她错过了师妹一闪而逝的坏笑。
      坐上驿站车夫的马车,一路晃晃悠悠的向江南走去,渣男楚留香,傲娇金灵芝,邋遢胡铁花,天机阁张三……这些师姐熟悉的人物熟悉的故事再次摊开落在师妹身上,师姐静静的看着师妹做出一个又一个选择。
       小小的暗香在这些风雨中慢慢成长着虽然总是伤痕累累,但也会笑着对为她包扎伤口的云梦师姐说,
       “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保护师姐你了!”
       而云梦师姐也会轻轻的说:“等着你呢。”
       师尊虽然很不负责任,但也是每日都来教导她们,给她们带一些东西,这时候的她们是最安稳的时候,再强的攻击都有一个师尊顶着呢,怕什么,但世事无常。
       师尊走了,挡风挡雨的大树不见了。
       师姐有点哀伤,虽然她早就知道师尊会离开,但她没想到,师尊离开的这么早。
       师妹跟在浑浑噩噩的师姐身后,心里也是哀伤,但还有一种决绝,必须要变强,变成师姐的大树。
       师妹开始在世界各处游走,学习了各种技能心法,也帮助了很多人。
       师妹开始变得强大了起来,也能保护住师姐了,可是当师妹转身的时候,师姐,你在哪里?
       师妹愣了,为什么会这样?我那么努力只为了你,可连你也抛下了我,说离开就离开。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又到了云台医会。
       师妹去参加了,因为师父和师姐都曾来过这里。
       师妹还捧着两个小盒子妄想着这一切只是梦。

————————————
文里竟然有我徒弟的名字没改过来눈_눈
错字贼多눈_눈
突然想写双武当